[轉貼]黃仁宇:如何確定新時代的歷史觀--中學為體.西學為用(上)


[ 相關文章 ] [ 參與討論 ] [ 下一篇 ] [ 上一篇 ] [ 史學論壇文章目錄 ]

Posted by 曾寬 on March 04, 1998 at 10:49:19:


本文取自《新語絲》電子雜誌1997年5期至9期,轉貼於此,以供討論。

◆     如何確定新時代的歷史觀--西學為體﹒中學為用(1)

              ﹒黃仁宇﹒

     (編者按):黃教授為著名歷史學家,曾任教于紐約大學
     歷史系,尤精于明史。主要著作有《萬歷十五年》、《中
     國大歷史》、《資本主義與二十一世紀》等。本篇論文原
     為在台灣發表之演說稿,亦為黃教授首度在網絡雜志發表
     之文字。

              一、 導言

  大約距今約一百年張之洞作《勸學篇》(一八九八年刊)內中提及「圖救時
者言新學,慮害道者守舊學。舊者不知通,新者不知本。」這是「中學為體西學
為用」理論上的根據。

  一百年后我們的食衣住行,對人態度、社會習慣,以及日用詞匯,都與晚清
末年有了至大的差別,看來接受西方的經驗多,全部因襲于傳統的有限。這并非
我提倡應當如此﹔而是實際的發展確已如此。

  況且我們所引的「體」與「用」也與前人所敘不同。在我看來,體是組織結
構,對一個國家講包括政府行政系統,及于修憲與選舉,軍備與預算等等。就此
看來,今日也仍是受西方的影響大,保留舊有的習慣少。即是今日之懸挂國旗唱
國歌參加國際會議與競技比賽,都與體制有關,也都與西方習慣銜合。唯獨「用
」乃是精神與效能的發揮,反可以保持中國人的習慣與長處,作到張之洞所謂「
知本」。

  一百年前若有人預知今日中國效法西洋的程度,必定會蹙首長嘆。這也是標
榜「中學為體西學為用」所作界限之用心。殊不知我們所謂「西學」,大概不過
現代的思想與技朮,絕大部份只在近五百年內發源于西方。即是西方每一個國家
從「朝代國家」改造而為「民族國家」的過程中,亦即從中世紀社會進展到現代
社會的過程中,也都要經過一段折磨,也都曾在棄舊從新的過程中感受到體用間
的彷徨。既然如此,我們早已毋庸為著「華夷之分」而躊躇。今日各位送孩子上
學,也必叮嚀他們注重外文,接受西方的自然科學不算,還要在政治學、經濟學
、心理學諸方面迎合西方的新思潮。課后也在打棒球、學芭蕾舞、嫻習西方樂器
,而海外華裔人士之出人頭地,也在這方面出類拔萃的為多。這樣看來更只有適
應潮流,只能體會古今之不同,而無從重視中外之別了。

  然則中國傳統之長處、宗教思想、倫理觀念作人處世的宗旨應當放在甚么地
方?

  我的建議:在答覆這問題前,先將中國歷史參照西方政治思想經濟原理作整
面目的全幅修訂,看清中國受過西方沖擊,百年奮斗后實現現代化之由來。此中
結論,必會表現一個新國家之形貌。有了新體制之輪廓,才能決定發揚傳統精神
之出路。我的看法是中國長期革命業已成功。我們同意于張之洞的看法:既要「
知本」,又要「知通」。可是在正反前后的程序上接受現實。先有現代化,才能
發揮精神與效能。此即「西學為體中學為用」的旨意所在。

          二、 中國需要大規模改造之由來

  二十一年前我和李約瑟博士合著的一篇論文,題為「從技朮的角度解釋:中
國社會之特征」(The Nature of Chinese Society : A Technical Interpre-
tation)在香港及羅馬兩地出版,后經李公于一九九一年作最后的一次校訂,將
刊于李著《中國科學技朮史》卷七之結論部份,我也和李公生前有約:彼此在發
表書刊時,均得引用此文的內容。「社會之特征」文內提起:中國在公元前,即
因防洪、救災、及防御北方游牧民族之侵犯,構成一個統一的局面,以文官治國
,實行中央集權,可謂政治上的初期早熟,這種發展構成中國文化的燦爛光輝,
可是也因為如此,日后中國人須要付出至高之代價。

  這種說法以地理、地質和天象學的觀測作根據,再與古籍對照,以期無所偏
激。防洪的原因,出于黃河流域的特殊情形。原來黃河中游正是公元前一千年至
五百年中國人文萃薈之處,當中也正是一段廣泛的黃土地帶。黃土(loess)主
要的由風力推運而堆積,因之顆粒纖細,于是黃河也經常挾有大量泥沙,一遇湮
塞即有沖破河堤構成災患之虞。抗戰之前夕,一個夏季期間之觀測,發現黃河之
含沙量達百分之四十六,陝縣附近一支流,多至百分之六十三。我們再翻閱《春
秋》,看到公元前六五一年齊桓公會諸侯于葵丘,盟誓之中有「毋決堤,毋曲防
」的辭句(各書記載字句不同,但大意彼此符合)。《孟子》一書中即提到治水
十一次之多,孟子自己又對白圭說警告他勿以「鄰國為壑」。可見得大規模防洪
,即須較有力之中央威權,至秦始皇統一全國,碣石頌功,自稱「決通川防」,
更稱秦為「水德之始」,見于《史記》。這樣看來,因著自然環境之需要,中國
早在西元前二二一年的統一,已帶著強迫性的力量了。

  水患之外,中國又常遇及旱災。原來中國的季候風屬于「氣旋風」(Cyclon-
ic)的性格。這也就是說:夏季由菲立賓海向中國大陸吹去的水蒸氣,全靠由西
北吹來的旋風(cyclone)將之升高,濕氣才遇冷凝集為雨。這樣一來,農作物需
要的雨量,全待兩種未知數之邂逅而定。如果兩種氣流一再在每處上空聚頭,該
處必有水災﹔反之若是兩者經常錯過,則成旱災。根據《古今圖書集成》及以后
連續的記載,自漢至民國凡二一一七年,古籍載有水災一千六百二十一次,旱災
一千三百九十二次。有時水旱并至,其情形見于中央政府的記載。即美國中央情
報局觀察中國的報告,最近情形仍是如此,我們可以想見《春秋》里面說及因「
背曜」或「阻曜」而發生的軍事沖突,內中亦有天災頻仍的原因在。只有較大的
國家,掌握著不同方面的資源,才能在救災方面應付自如。梁惠王見孟子,即自
稱「河內凶則移其民于河東,移其粟于河內,河東凶亦然」,表示著這樣的情形
。同樣局面之下「隋民綏,楚之贏」更把小國和大國間的利害說得透徹。這樣看
來始皇統一中國之前戰事越來越劇烈。更追溯几百年的歷史倒看回去,春秋時代
之一百七十國歸并而為戰國之「七雄」,而最后構成秦漢之大帝國,都與上述天
候地理的背景上之要求符合。

  這還不算,此外「十五寸同雨線」(15 inch isohyet line)也要使統一和集
權不能避免。(iso「相同」,hyet來自希臘文huetos,為「雨」。)前說之氣旋風
,也仍受亞洲大陸的限制。因著這限制我們在中國地圖上可以畫出一條十五寸同
雨線,北方與今日之長城大致符合,西方則經甘肅青海而抵西藏邊境。凡線之以
南以東,平均每年至少有十五寸之雨量,可堪耕作,線之以北以西,則低于此最
少的數量,少數民族只能以游牧為生。而這同雨線也是胡漢之分划和少數民族及
多數民族几千年長期交兵之處,而尤以氣候干旱和人口過剩時尤然。少數民族有
無須動員的便利。凡馬背上的牧人皆為騎兵。多數民族則須征集兵員,改變生活
方式,普遍的抽稅籌餉。這樣也使中央集權的局面不可少。《史記》稱秦始皇「
乃使蒙恬北筑長城,而守藩蘺,卻匈奴七百余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馬,士不敢
彎弓而抱怨」。近人謂「先安內而后攘外」,同有這背景作陪襯。

  因著以上的原因,青銅時代剛一結束秦漢型的大帝國即開始出現,以致下層
無從產生地方性的組織制度,有如各處不同的習慣法。睽諸西歐尤其是英國的例
子,各部落先有其「部族法」(tribal law),逐漸互相融合歸并,則成「普通法
」(common law),再經過切磋琢磨,才成為現代法律,因之吸收了各地各時不同
的人文經驗。中國政治的初期早熟,即湮塞了這種進步的機會,漢之「九章法」
經李唐王朝襲用則為唐律,經過朱明王朝仿效則成明律,再賦以極少量的更革則
成清律。其間二千余年法律的沿革未變。這也就是說:因為政治上的初期早熟,
中國只能用社會上原始而簡單的因素作全國整齊而划一的標准。

  中央集權愈甚,社會之發展愈受拘束,其情形不能在本文內詳細的闡釋。我
所在台灣發表過的書刊,如《放寬歷史的視界》、《赫遜河畔談中國歷史》以及
《中國大歷史》對當中各朝代的情形有比較切實的分析。而中央集權至明太祖朱
元璋時達到了登峰造極的程度。我所著的《十六世紀中國明代的財政與稅收》,
刻下尚無中文版,但已由費正清教授在他的遺著《費正清論中國》里作有整五頁
的介紹,可以暫時承乏。我尚要在此重復補充加強的說出,則是此書雖著重于十
六世紀的情形,然則明代財政設計對上表示向王安石變法的一種反動,向下因被
滿清承襲而影響到二十世紀,在中國歷史內之重要性不容忽視,亦與今人有關。
例如:

●明太祖對國內官員訓話,指斥歷代治財能手如桑弘羊、楊炎、王安石都是「聚
斂之臣」,也都是壞人。他自己的政策乃是「藏富于民」。自此將唐宋以來擴張
性的財政稅收反撥而為收斂性。宋代向經濟科技最前進的部門看齊,著重開礦、
鑄錢、造船、發展紡織業。明代向落后的部門靠齊,著重農村內的「里甲」和「
糧長」。

●朱元璋登極后于一三七六年至一三九三年間舉行四次政治上的大整肅。最初造
成謀反及貪污疑案,然后株連人眾,羅網越張越大,據《明史》估計因之喪生者
十萬人,包括高級將領、政府官僚、地方紳士、家族首長和尋常百姓。經過整肅
后全國擁有田土七百畝以上的共一四三四一戶,其名單可以呈御覽。因此全國戶
口,大抵為小自耕農。可以水平地課以極低的賦稅。

●明制稅賦雖輕而人民仍派有無數差役。如政府內之書手、斗級、(倉庫內之出
納)皂隸與門禁均由納稅人承當。兵員既有衛所內之「軍戶」充數,為政府煎煮
食鹽有「灶戶」,看守王府陵墓有「墳戶」。而衙門所用文具紙張桌椅板凳一概
向民間無價征發,及十五世紀后期之后用銀,各種賬目又極力歸并,其情形仍極
散漫。甚至一個衛所(有如獨立旅司令部)受十余個州縣供應。一縣亦同時向數
個或十數個開銷機關提供給養。全國蓋滿著如是重復而此來彼往的供應線。凡服
務性質之事業如交通通訊保險等亦無法展開。

●政府既無意為人民服務,其衙門職責盡在管教,以維持傳統「尊卑、男女、長
幼」之社會價值,威權在在賦有道德之名位,不由分辯。又加以缺乏健全的司法
制度,權利與義務無從互相監督。所謂「貪污無能」,并非時下西方所謂「腐敗
」(corruption),而系整個系統設計差誤。只能在承平時保持全國表面上之對稱
與均衡﹔一遇變數,即產生「不能在數目字上管理」之狀態。

●明制賦以極少的改革,為滿清襲用。至朱元璋開國時執行一度土地丈量外全國
即無整面目之丈量。張居正曾于一五八零年以萬歷帝朱翊鈞的名義通令全國丈量
有意改革,功未成而身歿。清初康熙帝亦曾主持丈量,終無成效。清代土地稅之
總額亦缺乏伸縮性,所增數額不敵通貨膨脹。迄至鴉片戰爭時,清政府仍無中央
銀柜。迄至一八九四年中日戰爭爆發時,李鴻章所籌辦之北洋艦隊仍賴各省零星
接濟。及至抗戰前夕,多數地區所收土地稅仍根據明代底賬。

●朱元璋藏富于民的著想亦事與愿違。他的設計固然足以防制大地主之出現,但
是同時也阻止了工業化之前的初期存積資本。而且并非在大多數小自耕農的體制
下「剝削」即能杜絕。稍寬裕之農戶,稍有儲蓄既無處投資,而窮困之戶口亦無
他處可以借貸,于是放債收租及于遠親近鄰,造成中國近代史之悲劇,使多數人
口追逐小塊土地之收獲,只有人口高度增加,無法提高工資,改進生活程度。

  總之財政稅收上供軍隊政府,及于國家之高層機構,下達閭閻里巷,也與低
層組織接觸,其本身即為上下間一種法制性之聯系。所以這樣一個剖面不僅代表
歲入度支細民生活,以明清體制之特殊,尚且反映當時政治思想與社會型貌。此
種組織方案由朱元璋一手創成,然則歸根亦仍是亞洲大陸天候地理之產物。以趙
宋王朝之銳意維新,終因地形限制,官僚政治阻撓,金融經濟無從全面展開。尚
不如北方契丹之遼與女真之金,直接以農民供應牧民,反而直接了當,構成全國
皆兵,簡單混一,以至戰無不勝。明太祖懲瑟前弊,以上業已提及。其敷設能前
后維持逾五百年,亦值得注意。

  可是在全世界發展的過程上講,其所設施不僅為反動,尚且絕對的不合時宜
。明代中期以后歐洲開始現代化,造船與航海事業,有了長遠的進步,科技日益
發展,國際接觸頻繁,各國亦逐漸由農業體制進展到商業體制。中國反在此時期
內堅持內向,采取非競爭性之立場,宜其以后受迫遇窘。現代經濟手腕在利用各
地之不平衡,中國則預先造成人為的平衡,只重原始式之生產,不重推銷分配。
現代之財富不限于可以在農村內屯集之資源,而系一種賦有公共性格的經濟權力
,可以繼往開來。明清之中國人無此觀念。

  所以近百五十年之中外沖突無不與此體制有關,也因之牽涉到政治思想。及
至日本完成西方式之現代化,也加入逼迫,導致八年抗戰。抗戰剛結束,內戰繼
起。這都是洪荒以來所未有的事跡,在現代歷史里也少見。抗戰剛開始時,胡適
即說中國尚是一個中世紀的國家。以羅斯福對中國之同情,他也說中國尚逗留在
十八世紀。美國記者白修德(Theodore White)更在他書中提及「中國若不改革,
只有滅亡」。瞻前顧后我們方始了解中國需要全面目大規模的重造,有几百年堆
砌著的原因,而借著這撼天動地的局面完成。反觀明代的財政與稅收,更可以使
我們領悟到問題之症結。這改造的程序卻超出中國傳統歷史的規范。所以我提議
就教于西方學朮上的著作。

(未完待續)

◆     如何確定新時代的歷史觀--西學為體﹒中學為用(2)

              ﹒黃仁宇﹒

       三、近代西方政治哲學與經濟思想之大勢所趨

  以下列舉西方重要思想家八人,在整個西方思想體系中當然所列不過鳳毛麟
角。況且要將他們所著書三言兩語地勾畫出來,又不免挂一漏萬。可是我的目的
不外示范。他們在西方學朮界都是家傳戶曉的人物,所留下來的重要著作,又大
都為一般大學生所必讀書,內中警句早經專家指出,有「楊朱為我墨翟兼愛」的
明晰。內中也有具爭執性的地方,則有其他專家檢點,與事實的發展映証,所以
所摘雖「簡」,卻并不一定是「陋」。

  他們的著述,只代表個人見解,并無不能駁斥的權威。只是像很多中國的大
哲學家一樣,他們每個人都經過划時代的大變動,所作分析與綜合都具有真人實
事之背景,所以算有實証主義之分寸。將他們思想里的精粹有選擇性的連綴起來
和中國現場比較,再又將所得結論與西方現場比較,雖不能稱徹頭徹尾的科學方
法(因為我們無法將歷史放在坩鍋或試管里量溫計重地重復考証),總算也盡到
歷史學的能事了。這也就是說:從長時間遠視界的條件下縱觀歷史無從全部客觀
,必配有主觀成份。亦即信仰的因素不能摒除。否則又何必借重大思想家?

1.首先將西方民族國家這一觀念揭諸書刊的為法國人波丹(Jean Bo-
din)。他所著書,題為《國事六講》Six livres de la 
republique發行于一五七六年。波丹所謂republique不限
于我們所謂民國。他的著眼尚是民族國家性質的王國,境內人民尚不必操同一之
語言,其中甚可能包含很多小單位,各有其方言及習慣法。只因全境由國王操縱
,最先由于武力之征服。波丹書內主張增加國王之權力。至于宗教事宜則應對各
宗派一視同仁。私人財產權理當保障。王國內之基本單位則為家庭。既然男子富
于理性,女子則多情感,社會風氣亦應男先女后。兒童則尚未成年,當然居副從
地位,奴隸亦應由家庭管制。

  今日中國讀者可能一再閱及波丹書而百思不得其解,只因其文字平淡無奇。
若所說只是開明專制,社會具「尊卑、男女、長幼」之序次,則中國古已有之。
即張之洞所處光緒朝亦較波丹所敘無遜色。何以作者竟因《國事六講》而享盛名
?所著書憑何稱西方色彩?又如何與現代化相關聯?

  原來歐洲在波丹著書時尚是一只腳停在中世紀里。歐洲中古最顯著之色彩,
即是權威粉碎。我們所熟悉的英格蘭、法蘭西、日耳曼及義大利大體不過地理上
之名詞,即國王亦不過群雄之首,不僅其疆域無從固定,而對臣下亦因婚姻世襲
及其他私人關系所訂合約而轉移,主教亦擁有領土,教規亦為法律。各自由城市
亦視其准許狀可能在境內節外生枝。其症結則是歐洲之feudal sys-
tem與中國之「封建」不同,確是十足地將公共事宜當作私人產業處理。(莎
士比亞所作《亨利第五》一劇即表示因婚姻及遺傳關系英國國王應兼法國國王。
)波丹提倡中央集權,旨在矯正這些弊病,亦可謂整頓其上層組織。他之所謂尊
重私人財產權,勢必將「管制」與「享有」分作兩途。以家庭為本位,亦即提高
一般平民身份,而低調于當中貴族體系。他之對宗教信仰采取寬容態度,勢必減
殺教皇與主教之威權,而使民族國家之行政更世俗化。凡此都表示西歐諸國與中
國相較,政治組織發展晏遲,日后方始后來居上。波丹倡言一個國家必有其靈魂
與軀殼,已與我們所謂體與用之關系接近。波丹雖未明言組成此民族國家之目的
何在,但是各有其固定之疆域及完整之最高主權,必有朝經濟方面發展具競爭性
之趨向。

  一個世紀之后法國國王路易十四將波丹所提倡中央集權宗旨邁步實行,海陸
軍向國境東南北三方拓土,使疆界領域更整體化,通令境內居民一律用法語,凡
爾賽宮內之官僚組織體制龐大,其成員為平民而非貴族,法蘭西已成為一個民族
國家。其弱點則是不能消除內在基層貴族僧侶之重樓疊架,尚待十八世紀終之大
革命解決。

2.馬企唯立Niccolo Machiavelli,義大利之佛羅倫斯人
。他的名著《君王論》The Prince初刊于一五一七年,此書此人在西
方亦引起爭端。他曾側面道及,君王既受全民之托,生死與共,則不能在行事時
受一般道德習慣約束。于是君王用詭計亦為之,主持謀殺亦為之,其為令人敬愛
則不如令人畏懼之有實效。賞則要綿延不斷地零星付出使受者經常帶有希望而長
此感恩圖報,罰則要一次罰清以免臣下猜忌而謀變。書中無道德觀念,提及人類
之壞性格亦未曾矜飾。

  只是已有專家指出,馬氏所述并非人類應當如此,而是在文藝復興期間已確
是如此。況且君王論亦暗示現代社會一個重要原則:公眾道德與私人道德不同。
一個國家之首要不能一昧顧及本人之清名亮節而貽患于部屬及人民。其「我不入
地獄誰入地獄」之犧牲精神有如明代首輔張居正。居正嘗自謂「此身不復為己有
」,又自謂如篤席,可以供人踐踏。今之革命志士尤其無法脫離此精神。

3.霍布斯Thomas Hobbes為英國內戰時人物,其所著書《巨靈》
Leviathan發行于一六五一年,書從初民壞性格說起,當時無政府無法
律,因為多數人追逐世間少量福利,免不得動手撕殺,是為「所有人與所有人作
戰」之階段。人人均有慘死之可能,于是他們相互協議,組織政府,各人放棄一
部份權力,授權于「巨靈」。此巨靈乃成為一個全能性政府,他可能為君主制下
之一人,也可能為代議政體下之多數人。巨靈以所授權之集體性格對付各個人,
因之他的旨意即為法律。

  在霍布斯體系之下各人財產所有亦由此巨靈制定,是為「分配資源」。英國
之分配資源以威廉第一為准則。威廉自一零六六年由諾曼底渡過英倫海峽而入主
英格蘭,他曾以英國土地約六分之一隸屬王室,其他則以裂土封茅的方式偏賞臣
下。《巨靈》書中提出准則,亦即承認征服者有權處置被征服者的資產。在威廉
以后舉兵者亦然。即經過兵燹而原封未動的亦等于新征服者以原產業授予現有人。

  《巨靈》書內說明,如果國家最高主權人放棄政府亦未留繼承人,則政體解
散,一切重來。如果巨靈無巨靈之威力,不足以制壓強者保護人民,則人民亦當
停止服從,至此也是政體解散,回復到「所有人與所有人」作戰的階段,迄至再
一度另一巨靈之出現。

  霍布斯性格偏僻古怪,他所寫政治哲學,以自然科學的方式出于筆下,描寫
似漫畫,讀來似寓言。然仔細想來,其文字仍含至理:有如滿清顛覆袁世凱帝制
自為而失敗后,中國進入一段軍閥混戰之局面,此亦即是「所有人與所有人作戰
」之階段。當時既無有效之法律也談不上公平與不公平,只有力量與欺詐才能算
數。倘使長此下去,甚可能進入霍氏所說「無法產生關于地球上的知識,沒有計
時的才能,無美朮、無文學、無社會」。即今日以原爆作戰也甚可能產生此萬劫
不復之境界。

  霍氏與發現血液循環之哈威William Harvey交往。《巨靈》
書中也提及新型國家生理之一面。此種國家之稅收解入國庫,又因為支付分潤各
地,凡經行之處,一體繁榮。他所未及言明的則此大動脈旁之各細胞亦必具備公
平而自由交換之能力,才能在金融流通之中收到澤潤之功效。

4.洛克John Locke是英國光榮革命Glorious Revo-
lution的發言人。他的《政府論二講》Two Treatieses 
of Government發行于一六九零年,而尤以當中下篇至今在美國仍
膾炙人口,因其提及私人財產權,不引用武力,最符合當日英國在北美洲墾荒情
形。洛克稱上帝以全世界之資源分配于全人類,凡人以一己之勞力與一部份之資
源混合,即成為其私產。他說:「我的馬所嚼草,我的仆人(洛克承認奴隸制度
)所刈之草地……都是我的人身財產,用不著任何人授權同意」。此情景固然適
合于荒地,可是對人煙稠密耕地久歷滄桑如中國者如何打算,未為洛克提及。我
們只能想象,洛克之解釋,已隱蓄著「勞力價值論」labor theory
of value之一觀念,所以中國提倡的「耕者有其田」之建議,應與洛氏
所說不相沖突。

  「社會契約」的說法,見于霍布斯筆下,也得到洛克的支持。《政府論二講
》所述契約無待全民參加,只是少數服從多數。芸芸眾生,只要含默的認可
tacit consent,即已等于投票贊成。若是有人始終不能同意又如
何處理?洛氏認為此等人應賦予出境流亡國外之自由。

5.斯密Adam Smith及馬克思Karl Marx均被人視作與資本
主義有切身關系。前者甚至被人恭維其為開山老祖,后者則稱為其勁敵。其實兩
人一生著作全未在詞匯上引用出來「資本主義」此一名詞。馬克思在說及「資本
家時代」之后,用德文引出Kapitalischer Grundlage
直譯為「資本體制之立場」,今人有意譯其為「資本主義」者,文意上似無不可
,但在專門名詞于歷史上之發展程序則不符合。

  斯密所作《原富》An Inquiry Into the Na-
ture and Causes of the Wealth of 
Nations發行于一七七六年,與美國宣布獨立為同時。此書并非資本主義
之經典,而實為倡導自由貿易之長篇論文。書中將自由貿易及政府無端干預之利
害據實直書,列証極詳,所以斯密在本文所列思想家之中為最具有實証主義的力
量之人物。

  《原富》書中提及中國土地肥沃,人民勤奮,全國富饒,曾一度被外人稱羨
。近數世紀則毫無進展,想見其原因在于法制之阻礙此國家向富饒方面繼續進展
。以下一段又對當今中國最有參考價值:

  「在不同時代及不同國家里趨向富饒的過程中產生了兩種政治經濟體系
   足以使國民富裕。一種稱為商業的體系﹔另一種為農業之體系……商
   業之體系實為現代體系。」

6.馬克思無疑的是世界上最偉大思想家之一。他的長處是對弱者同情,眼光宏
遠。但是他行文無紀律序次,有時先后矛盾,是以極易為后人斷章取義的借題發
揮,與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合著之《共產黨宣言》發行于
一八四八年,用以支持當年歐洲各國之革命。其主題在階級斗爭。羅馬帝國有貴
族、武士、平民、奴隸,中古時代有領主、陪臣、農奴、行會業老板、徒弟等等
,迄至今朝則惟有城市之小市民階級凌駕于無產階級勞動者之頭上。但是此資產
階級自掘墳墓,他們擴大生產集中城市人口,增進交通通信,等于替造反開方便
之門。無產階級與資產階級之斗爭必然引進共產社會,茲后之社會即無階級。馬
恩一方面提倡工人無祖國,共產黨人發難理應自全世界著眼﹔一方面又在戰略上
叮嚀共產主義之斗士要適應環境,各依本國工業化之程度而轉移。《共產黨宣言
》對全未及工業化之國家如中國應作何區處無片言只字的指示。馬恩一方面表示
其激烈態度,倡言「強力推翻現有一切社會條件」,一方面仍主張循序漸進,如
實行累進所得稅、停用童工、提倡義務教育,此種種舉措即在今日資本主義國家
亦早已是家常便飯。

  《資本論》三卷發行自一八六七年至一八九四年,后二卷由恩格斯編訂完成
。第一卷可稱「資本主義之生產方式」,揭櫫著「剩余價值」surplus 
value(德文der Mehrwert,馬氏大部著作以德文寫出,《資
本論》外尚有《剩余價值論》三卷。)之名目。資本家雇人工作,是為購買工人
之勞動力。馬氏根據古典經濟學家李嘉圖David Ricardo之說法認
為工資不外使勞動力持續不斷,亦即所付費足夠勞工衣食生活等等之必需,不多
亦不少。但是勞工工作之制成品其價值超過于工資,此超過部份,則為剩余價值
。此卷一最具有意識形態,亦最有爭議性。卷二可稱為「資本主義之分配方式」
,及于銷售運輸。卷三為生產及分配之綜合。

  《資本論》不計及資本家承擔風險籌謀組織之貢獻,不計及生產分配以外影
響經濟之其他因素,所以經濟學家商彼德Joseph Schumpeter
稱馬克思僅提供理論上之技朮,以及一種思維之方法。既如此則不能表示現代經
濟之全貌。今日看來馬氏之指摘,大部系十九世紀初期歐洲形貌。

  劍橋經濟教授羅賓遜Joan Robinson指出馬克思在《資本論》
里述及「利潤比率」rate of profit之觀念。利潤比率即淨得利
潤與支付工資及購買原料,承擔機器折舊等等總和之比率。換言之,亦即每一年
度內利潤與投資相對之比率。卷一稱此比率經久不變,卷三卻說及此比率因科技
展開、生產技朮增進、資本家又彼此競爭而下跌。如照卷三所說工資亦必因之而
上漲。

  羅賓遜為具社會主義性格之經濟學家,對中共向具同情,亦曾往中國大陸多
次。她著書稱,前人所說資本主義社會里勞工悲慘情形,現查已與事實不符。刻
下資本主義國家及社會主義國家內之勞工均已丰衣足食,惟獨尚待開放國家內之
勞工尚面臨悲慘境界。此亦根據《資本論》卷三所述生產技朮增進工資接踵上漲
之明証。

7.盧梭J.J.Rousseau與黑格爾G.W.F.Hegel同為著述
丰碩之思想家。他們所處時代不同:前者成名于法國大革命前,為人尊奉為浪漫
主義之開山老祖。后者享盛譽于拿破侖戰爭之后,為創造思想體系之哲學家,以
理想主義及辯証法而具稱,盧梭所習慣的為瑞士村鎮中的自治,黑格爾所憧憬的
則為他自己未及身見的統一之德意志帝國。兩人之見解均具爭議性,也曾為人引
用支持他們個別的政治見解和政治運動。此間我所提出的純在兩人共通的「公眾
之志愿」general will(法文volonte generale
)的一觀念。并且以在歷史上的解釋為主旨。

  盧梭所著《社會公約》Social Contract發行于一七六二年
,較《原富》稍先但與《資本論》相距則至少有一個世紀,書中否定各人自行其
是的自由。一個人享有自由獲得權益,其大前提此人為社會之一成員。倘非如此
他又有何資格,據何憑借逕自稱有此自由享此權益?而此項要求又向何人提出?

  所以盧梭之言論最表現現代社會之集體性格。《社會公約》內稱一個國家有
如一個具道德性之個人。他一方面要保持本身之綿延不斷,一方面也要有「具全
般的及帶強迫性的力量,去推動并安排各部份,使他們對全體有最大的利益。」

  8.黑格爾《權益之哲學》Philosophy of Rights(
德文Grundlinien der Philosophie des 
Rechts)出現于一八二一年,內中將公眾的志愿說得更明朗化,亦更多歷
史含義。黑氏提及一個民族和一個國家內部縱多元化,要必具精神上之團結,方
能決定本身命運并執行本身意志。但公眾之志愿亦不待彰名較著的宣揚提出,而
可以積年累月含默地進行保持。因為邏輯性之現實多時超逾人身經驗。因之黑氏
指出縱時代偉人亦難能憑一己之意志將之全部操縱。(至此可以看出黑氏無意支
持獨裁政治。)他們不過較旁人所見略多,能協定諸般力量而已。采取此立場黑
氏尚且反對憑空修憲。憲法產生于歷史,「并非全部出于制造,它是亙多世紀之
成果」。

  我的經驗:一個學人如對上述綱要或類似的了解充份掌握,對中國近代史之
展開,必多積極性的看法。

(未完待續)


相關文章:



參與討論

姓 名:
E-Mail :

主 題:

討論文字:


[ 相關文章 ] [ 參與討論 ] [ 史學論壇文章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