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陳寅恪


[ 相關文章 ] [ 參與討論 ] [ 下一篇 ] [ 上一篇 ] [ 史學論壇文章目錄 ]

Posted by 易之 on February 24, 1998 at 11:54:13:

In Reply to: 陳寅恪 posted by PHC on February 23, 1998 at 21:13:23:

新語絲資料庫中有陳寅恪對科學院的答復,轉貼在此。
他指出必須脫掉“俗諦之桎梏”學術才有自由,在今日仍值得深思,治
史而以意識形態為取捨,是今日亟應避免的。

---------------------------------------------------------------
陳寅恪未刊稿鉤沉

摘自陸鍵東《陳寅恪的最后二十年》(三聯出版社1995年
12月)
---------------------------
----

對科學院的答復 

我的思想,我的主張完全見于我所寫的王國維紀念碑中。王國
維死后,學生劉節等請我撰文紀念。當時正值國民黨統一時,立碑
時間有年月可查。在當時,清華校長是羅家倫,是二陳(CC)派
去的,眾所周知。我當時是清華研究院導師,認為王國維是近世學
朮界最主要的人物,故撰文來昭示天下后世研究學問的人。特別是
研究史學的人。我認為研究學朮,最主要的是要具有自由的意志和
獨立的精神。所以我說“士之讀書治學,蓋將以脫心志于俗諦之桎
梏。”“俗諦”在當時即指三民主義而言。必須脫掉“俗諦之桎
梏”,真理才能發揮,受“俗諦之桎梏”,沒有自由思想,沒有獨
立精神,即不能發揚真理,即不能發揚真理,即不能研究學朮。學
說有無錯誤,這是可以商量的,我對于王國維即是如此。王國維的
學說中,也有錯的,如關于蒙古史的一些問題,我認為就可以商
量。我的學說也有錯誤,也可以商量,個人之間的爭吵,不必芥
蒂。我、你都應該如此。我寫王國維詩,中間罵了梁任公,給梁任
公看,梁任公只笑了笑,不以為芥蒂。我對胡適也罵過。但對于獨
立精神,自由思想,我認為是最重要的,所以我說“唯此獨立之精
神,自由之思想,歷千萬祀與天壤而日久,共三光而永光”。我認
為王國維之死,不關與羅振玉之恩怨,不關滿清之滅亡,其一死乃
以見其獨立自由之意志。獨立精神和自由意志是必須爭的,且須以
生死力爭。正如詞文所示,“思想而不自由,毋寧死耳。斯古今仁
賢所同殉之精義,其豈庸鄙之敢望”。一切都是小事,唯此是大
事。碑文中所持之宗旨,至今并未改易。
我決不反對現在政權,在宣統三年時就在瑞士讀過資本論原
文。但我認為不能先存馬列主義的見解,再研究學朮。我要請的
人,要帶的徒弟都要有自由思想、獨立精神。不是這樣,即不是我
的學生。你以前的看法是否和我相同我不知道,但現在不同了,你
已不是我的學生了,所有周一良也好,王永興也好,從我之說即是
我的學生,否則即不是。將來我要帶徒弟也是如此。
因此,我提出第一條:“允許中古史研究所不宗奉馬列主義,
并不學習政治”。其意就在不要有桎梏,不要先有馬列主義的見解
再研究學朮,也不要學政治。不止我一個人要如此,我要全部的人
都如此。我從來不談政治,與政治決無連涉,和任何黨派沒有關
系。怎樣調查也只是這樣。
因此我又提出第二條:“請毛公或劉公給一允許証明書,以作
擋箭牌。”其意是毛公是政治上的最高當局,劉少奇是黨的最高負
責人。我認為最高當局也應和我有同樣的看法,應從我說。否則,
就談不到學朮研究。
至如實際情形,則一動不如一靜,我提出的條件,科學院接受
也不好,不接受也不好。兩難。我在廣州很安靜,做我的研究工
作,無此兩難。去北京則有此兩難。動也有困難。我自己身體不
好,患高血壓,太太又病,心臟擴大,昨天還吐血。
你要把我的意見不多也不少地帶到科學院。碑文你帶去給郭沫
若看。郭沫若在日本曾看到我的王國維詩。碑是否還在,我不知
道。如果做得不好,可以打掉,請郭沫若做,也許更好。郭沫若是
甲骨文專家,是“四堂”之一,也許更懂得王國維的學說。那么我
就做韓愈,郭沫若就做段文昌,如果有人再做詩,他就做李商隱也
很好。我的碑文已流傳出去,不會湮沒。
---------------------------
-----
【老貓謹注】

1953年,中共中央決定設立歷史研究委員會,由陳伯達、
郭沫若、范文瀾、吳玉章、胡繩、杜國庠、呂振羽、翦伯贊、侯外
廬、劉大年及尹達等人組成。毛澤東親自指定陳伯達擔任主任。同
年10月,歷史研究委員會決定創辦刊物《歷史研究》,并在中國
科學院設立三個歷史研究所,擬由郭沫若、陳寅恪、范文瀾分別出
任一所(上古史研究所)、二所(中古史研究所)及三所(近代史
研究所)所長。11月中旬,陳的學生,時為北京大學歷史系副教
授的汪簽﹝“錢”代“僉”﹞南下廣州請陳寅恪北上。陳與汪對話
的最終結果,便是12月1日由汪記錄的“對科學院的答復”。
《陳寅恪的最后二十年》首次將此文公諸于世。
王國維紀念碑:《清華大學王觀堂先生紀念碑銘》,見《金明
館叢稿二編》(陳寅恪文集之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
“海寧王先生自沉后二年,清華研究院同人咸懷思不能自已。其弟
子受先生之陶冶煦育者有年,尤思有以永其念。僉曰,宜銘之貞,
以昭示于無竟。因以刻石之詞命寅恪,數辭不獲已,謹舉先生之志
事,以普告天下后世。其詞曰:士之讀書治學,蓋將以脫心志于俗
諦之桎梏,真理因得以發揚。思想而不自由,毋寧死耳。斯古今仁
賢所同殉之精義,其豈庸鄙之敢望。先生以一死見其獨立自由之意
志,非所論于一人之恩怨,一姓之興亡。嗚呼!樹茲石于講舍,系
哀思而不忘。表哲人之奇節,訴真宰之茫茫。來世不可知者也,先
生之著述,或有時而不章。先生之學說,或有時而可商。惟此獨立
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歷千萬祀,與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
光。”其中“與天壤而同久”《陳寅恪的最后二十年》中誤作“與
天壤而日久”。
立碑時間:蔣天樞《陳寅恪先生編年事輯》:“民國十八年已
巳(一九二九),先生四十歲。研究院同學為靜安先生樹立紀念碑
于校園內工字廳東偏,乞先生為《王觀堂先生紀念碑銘》,文中論
思想自由之真諦。”此碑由陳寅恪撰文,林志鈞書丹,馬衡篆額,
梁思成設計碑式。末署“中華民國十八年六月三日二周年忌日國立
清華大學研究院師生敬立”字樣。
資本論原文:蔣天樞《陳寅恪先生編年事輯》:“宣統三年辛
亥(一九一一年),先生二十二歲。在德國柏林大學。春,游挪
威,有詩紀之。秋,至瑞士。入瑞士蘇黎士大學。”
王國維詩:《寒柳堂集》(陳寅恪文集之一)載“寅恪先生詩
存”,其中《挽王靜安先生》云:“敢將私誼哭斯人,文化神州喪
一身。越甲未應公獨恥(甲子歲馮兵逼宮,柯羅王約同死而不果。
戊辰馮部將韓復兵至燕郊,故先生遺書謂‘義無再辱’,意即指
此。遂踐約自沉于昆明湖,而柯羅則未死。余詩‘越甲未應公獨
恥’者蓋指此。王維老將行‘恥令越甲鳴吾君’,此句所本。事見
劉向《說苑》)湘累寧與俗同塵。吾儕所學關天意,并世相知妒道
真。贏得大清乾淨水,年年嗚咽說靈均。”又有《王觀堂先生挽
詞》,文長不錄。蔣天樞《陳寅恪先生編年事輯》:“民國十六年
丁卯(一九二七),先生三十八歲。……夏五月初三日,研究院導
師王靜安先生自沉于頤和園排云殿前昆明湖中,終年五十一歲。按
趙萬里所編靜安先生年譜云:‘四月中,豫魯間兵事方亟,京中一
夕數驚。先生以禍難且至,或有更甚于甲子之變者,乃益危懼。五
月初二日夜,閱試卷(指考新生試卷)畢,草遺書懷之,是夜熟眠
如常,盥洗飲食赴研究院視事亦如常,忽于友人處假銀餅五枚,獨
行出校門,雇車至頤和園。步行至排云殿西魚藻軒前。臨流獨立,
盡紙煙一枝,園丁曾見之。忽聞有落水聲,爭往援起,不及二分鐘
已氣絕矣。時正巳正也。’……王先生逝世后,先生作七律一首挽
之。繼又作《王觀堂先生挽詞》。前冠長序,言王先生所以死之
故。詩則仿王先生《頤和園詞》,述清季掌故,致深切悼念之忱。
兩詩均見《寅恪先生詩存》。又有挽聯云:‘十七年家國久魂銷猶
余剩水殘山留與累臣供一死。五千卷牙簽新手觸待檢玄文奇字謬承
遺命倍傷神。’”
“四堂”:王觀堂(國維)、羅雪堂(振玉)、董彥堂(作
賓)、郭沫若(鼎堂)。  
韓愈、段文昌:韓愈撰《平淮西碑》事,見《舊唐書》本傳:
“元和十二年八月,宰相裴度為淮西宣慰處置使,兼彰義軍節度
使,請愈為行軍司馬,仍賜金紫。淮、蔡平,十二月隨度還朝,以
功授刑部侍郎,仍詔愈撰《平淮西碑》,其辭多敘裴度事。時先入
蔡州擒吳元濟,李﹝朔↑心↓﹞功第一,﹝朔↑心↓﹞不平之。
﹝朔↑心↓﹞妻出入禁中,因訴碑辭不實,詔令愈文。憲宗命翰林
學士段文昌重撰文勒石。”
李商隱詩:清馮浩《玉溪生詩集箋注》卷一《韓碑》:“元和
天子神武姿,彼何人哉軒與羲。誓將上雪列聖恥,坐法宮中朝四
夷。淮西有賊五十載,封狼生﹝豸區﹞﹝豸區﹞生羆。不據山河據
平地,長戈利矛日可麾。帝得聖相相曰度,賊斫不死神扶持。腰懸
相印作都統,陰風慘澹天王旗。﹝朔↑心↓﹞武古通作牙爪,儀曹
外郎載筆隨。行軍司馬智且勇,十四萬眾猶虎貔。入蔡縛賊獻太
廟,功無與讓恩不訾。帝曰汝度功第一,汝從事愈宜為辭。愈拜稽
首蹈且舞,金石刻畫臣能為。古者世稱大手筆,此事不系於職司。
當仁自古有不讓,言訖屢頷天子頤。公退齋戒坐小閣,濡染大筆何
淋漓。點竄堯典舜典字,涂改清廟生民詩。文成破體書在紙,清晨
再拜鋪丹墀。表曰臣愈昧死上,詠神聖功書之碑。碑高三丈字如
手,負以靈鰲蟠以螭。句奇語重喻者少,讒之天子言其私。長繩百
尺拽碑倒,粗沙大石相磨治。公之斯文若元氣,先時已入人肝脾。
湯盤孔鼎有述作,今無其器存其辭。嗚呼聖皇及聖相,相與﹝火
亙﹞赫流淳熙。公之斯文不示后,曷與三五相攀追。愿書萬本誦萬
過,口角流沫右手胝。傳之七十有二代,以為封禪玉檢明堂基。”





相關文章:



參與討論

姓 名:
E-Mail :

主 題:

討論文字:


[ 相關文章 ] [ 參與討論 ] [ 史學論壇文章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