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學的「異類」思考?我的後現代主義史學(敘述史學)的拼裝車。


[ 相關文章 ] [ 參與討論 ] [ 下一篇 ] [ 上一篇 ] [ 史學論壇文章目錄 ]

Posted by ten on August 08, 1998 at 03:53:21:


「關於後現代主義史學觀」

針對四月二十三日貴站有人以「關於後現代主義史學觀」展開討論,其中提問者道出:「在後現代史學的角度中充滿了對歷史的不確定性,認為歷史不過是一群受過專業史學訓練者的解釋與濫用,但這顛覆歷史架構的結果似乎正透露出後現代史學的侷限性。希望大家不吝指教對此一問題的看法」。而後回覆者答覆,大致認為後現代史學作為史學的一股潮流,現代科學史學主流應不可不注意,以及認為談到後現代史學不可誇大其言,應求正確瞭解 。另外有回覆者開出三本書目,分別是Jenkins的《歷史的再思考》和《後現代歷史讀本》、Appleby等著《歷史的真相》。筆者於此提出個人一些看法。(先聲名我不是後現代主義的崇拜者)

1. 「後現代主義史學」是一個界限模糊的字眼(我的界定是指將歷史當作是一種「敘述」的那些人),其反對者猶如提問者所說,「後現代史 學的角度中充滿了對歷史的不確定性」,不過現代科學史學主流的歷史觀點,一樣也有不確定性,說的更清楚點「現代科學史學」也有其「局限性」。

2.後現代史學的發展,至今也有二十幾年的歷史,不乏一些國際知名的學者。後現代主義史學贊同的一些歷史觀點,不乏建設性的觀念,及具創意觀看歷史的想法,為實際從事歷史研究者應用,也為數甚多,並且逐漸擴充它的版圖。

3.以下表達筆者對後現代史學的一些理解,期望先進不吝指教。


關於後現代史學,筆者認為它的興起與當代思潮中的文學批評有關,尤其是後解構主義。相關理論的提出者,從巴特、傅科、德希達、羅蒂等人,到專業的歷史文本思考,而可被歸為後現代主義史學者,海登•懷特(Hayden White )、安可斯密(F. R. Ankersmit)、肯納(Hans Kellner)、梅吉爾(Allan Megill)等人,都是代表人物。

就歷史學(歷史寫作或稱歷史哲學)的發展史而言,它繼思辯歷史哲學(其主題為歷史發展過程,尋找歷史的發展規律,如黑格爾、馬克思等然人。)、分析式歷史哲學之後(其主題為歷史知識、歷史解釋的性質,強調歷史科學的屬性,最有名的理論有覆蓋律(CLM, covering law model)、邏輯關聯論(LCA, logical connection argument)等。),約在六、七○年代,歷經「語言轉向」,發展出的新歷史學,一般稱為敘述歷史學(其主題在歷史文本的詮釋性質,關注歷史寫作的形式或風格,強調歷史文本的文學修辭、美學主義(閱讀者於此,不應將分析式歷史哲學強調科學傾向,敘述歷史學強調藝術內涵,而誤以為敘述歷史學是反科學,根據安可思密的說法,敘述歷史學是次科學(a-science))。

就時代性來說,後現代主義史學繼現代主義(modernism)史學發展而起。現代主義史學指著是以科學模式的史學研究,追求歷史真理的那些人,其歷史意識在本體論上的觀點,以為語言如同鏡子一般(或說為透明體、中性媒介)可以再現真實,並認為社會實體的存在,經由語言再現此實體是沒有問題的,故歷史論述架構常以建構社會實體的大結構和大敘述為主體;在認識論方面,來自於歷史主義追求「據實寫真」的科學主義式(或實證科學式)認知,等同歷史研究為自然科學的嫡系血親,歷史的研究對象經由科學的研究方式,可以被客觀的呈現;在方法論上,強調因果律,相信以科學的分析,可以整理出明確的歷史脈絡,進而終結歷史。

而後現代史學,則強調歷史寫作的後設(Meta-)語言性質,以為現代主義史學的科學真理是「高貴的夢想」,認為語言如同其它的事物,是歷史的產物,非同鏡子般是中性媒介,而是不透明且晦暗的,不是單純的再現過去真實。再者,科學方法以因果律連接過去的史實,但卻無法論證出事物的確有此因果順序,反而歷史史實的連續,都是由果倒因,顯示出因果律也是被建構的,不能使「據實寫真」的目標有其基礎。由此,歷史知識的認識論思考,確實不能保證其自我要求裡,使過去發生的事實準確無誤的求得,而陷入困境。但是,另一方面歷史寫作存在人類社會中,有其社會價值,亦是不爭的事實。因此,後現代史學重新理解歷史寫作的性質,發展出新的歷史學觀念。

他們認為歷史寫作的價值是作品的原創性,在此中起作用的是史家的想像(imagination)能力,並非是呈現史實的真實與否。也就是歷史寫作的虛構性質,這
在歷史寫作中並不比在小說裡少,此虛構性質表現於寫作裡,就是組織文本的風格(style)或形式(form),被稱為動詞結構(海登.懷特語)或敘述結構或敘述實
體(安可思密語)。後現代主義者認為,這個敘述結構(說故事只是敘述結構的類型之一)比「科學治史」強調史家的解釋較接近科學的規律或法則,更能表現史家治史的工作性質。此外,風格則由史家所處時代的心理狀態(mentality)而定,史
家的心理狀態落實於寫作中的文本,其表現的風格蘊涵形式論證、情結原型、意識型態的含意(海登.懷特語)或預想(比喻學)的策略(維科語)或美學政治學( 安可思密語)的隱喻性質。歷史寫作的真實,在這裡是一種「實在效應」(The Reality Effect),只是文本組織中的一種功能(巴特語),如同文本其它使歷史產生意義的功能一樣。

由於後現代主義認為語言的不透明,和史家寫作的虛構性質,以輯現代主義史學追求過去真實的不可能,表現出後現代主義史學要將過去與現在時間上的連續性割裂,說明史家研究的對象不是真正的過去,而是記載過去的斷簡殘篇(或說是一種痕跡),史家的語言又是當代性的(因為史家的寫作是面對他的現在讀者)。故史家所討論的歷史 ,只存在於文本之中,尤如德希達所說「文本之外無它」,這說明歷史文本有其自主的活動,無指涉外在世界的任何實體。


☆暫時寫到這裡,有機會再寫!

☆有關眾多關於後現代史學的參考書目,有興趣者可接恰輔大史研所《歷史:理論與文化》編輯人員,他們知道的比筆者還多,特別是裡面的一位“胖子”。




相關文章:



參與討論

姓 名:
E-Mail :

主 題:

討論文字:


[ 相關文章 ] [ 參與討論 ] [ 史學論壇文章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