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魏孝文帝遷洛漢化在我國國史上的意義


[ 相關文章 ] [ 參與討論 ] [ 下一篇 ] [ 上一篇 ] [ 史學論壇文章目錄 ]

Posted by 陳子仁 on July 22, 1998 at 15:26:10:

壹 北魏之先世及其興起與統一北方
北魏為五胡之一鮮卑族所建、其先實與烏桓同種、稱東胡,到漢朝開國之初、被匈奴雄主冒頓單于擊破、後遷徙於烏桓、鮮卑二山之間、遂分裂成兩部,從此以二山之名做族號、降服在匈奴之下。
終西漢之世、鮮卑沒有和中國發生過接觸,至後漢桓帝始漸強大、時其主檀石槐佔有匈奴舊地、到靈帝曾擊敗漢軍、檀石槐卒、勢遂衰,歷漢末曹魏晉初之際、鮮卑巳分裂為拓跋、慕容、禿髮、乞伏、段氏等諸部。
三國曹魏之際、拓跋氏遷到匈奴舊地、這時拓跋首領為詰汾,子力微又徙至盛樂、再五傳到猗盧、開始和中國有接觸,晉以之封代公、其後助拼州刺史劉琨防禦匈奴、累功進位稱王,七傳什翼犍、值中國內部大亂、雖平定、遂啟諸胡擾華之機,晉室南渡、中原各地淪於匈奴、羯、氐、羌、鮮卑之手、相攻伐不巳、歷經約六十餘年,氐人符堅、統一北方、命將滅代、什翼犍被俘,時什翼犍孫名珪、走投劉庫仁、又奔母舅、賀蘭部首領賀納。淝水之戰、前泰主符堅失敗、珪乘此形勢、光復故土、即帝位、改國號為魏、珪就是北魏太祖道武帝,年僅十六歲。
時前泰亡、中原各地又陷於混亂之局面、後、西二泰、後、南、西、北四燕、後、南、北、西四涼、夏並起,北魏道武帝即自立代王、婁敗後燕、取中山、珪遂稱帝、建都平城。
道武帝崩、子明元帝立,此時魏控制地區巳達黃河、明元帝又攻取洛陽及司、兗、豫各州,當際北方尚餘留北燕、西泰、夏、北涼、仇池諸國。
明元帝崩、子太武帝立,為北魏雄主、先滅夏、次滅北燕、又滅北涼、統一整個
中原,這時是魏太武帝太延五年(AB439),距道武帝開國巳歷五十三年矣。
渡江南遷漢人所建之政權、此際巳由劉宋取代、南北朝之歷史正式展開。
太武帝謀統一南北、數與宋戰、不分勝負,太武帝崩、文成帝立、繼續向南攻略
,於太安三年、取宋之兗州,後文成帝崩、獻文帝立,在位雖短、但和宋交兵、
成就亦大,皇興元年、破宋之青州及淮北、淮西三處,三年、魏得青州,黃河以南之地遂為魏有。
貳 魏孝文帝遷都洛陽及漢化運動對北魏所造成之影響
獻文帝由於喜好黃帝老子及佛屠之學、對政事不感興趣、在位的第六年、也就是
皇興四年襌讓傳位太子,自稱太上皇、過四年崩。
孝文帝立、年僅五歲,由袓母文成皇后、以太皇太后臨朝聽政,直至太和十四年
﹙AB490﹚、太皇太后崩、孝文帝始親政。
遷都洛陽‥北魏開國之初、是建都於盛樂,道武帝拓跋珪在東晉孝武帝太元十一年﹙AB386﹚自立代王後、先臣服後燕之下、即而叛之,從晉太元二十年(AB195)
擊破後燕軍、逐漸強大,所向披靡、先取并州、明年、攻克常山,安帝隆安元年
(AB397)破中山、二年、拔鄴、後燕遂亡,是年拓跋珪稱帝、將首府遷到平城、
至太和十八年(AB494)遷都洛陽為止,歷經道武、明元、太武、文成、獻文諸帝
及孝文帝十七年、共九十五年、北魏就以平城做其國家之政治中心,孝文帝因何
要遷都《洛陽》?這可分為經濟、文化、軍事三方面敘述之。
經濟方面‥平城地處邊陲、北魏都之、以統一北方,但平城最大的缺點、即在於經濟上不能自給自足,且需徙民來充實京師、其次平城附近生產不豐、軍民之食全仰賴山東,交通運輸又甚為困難、路途千里、亦是一項負擔,若遇天旱、更須靠山東救濟,因此魏群臣早有遷都之議、如王亮、蘇坦等,而孝文帝曰「琤N無運漕之路、故京邑民貧」、孝文帝上述之語、可資說明、孝文帝之所以選擇洛陽、
經濟問題成為主導原素之一。
政治方面‥拓跋珪自天興元年、也就是安帝隆安二年(AB398)、歷經道武、明元、太武、文成、獻文諸帝之開疆擴土,到孝文帝時代、巳完全將黃河南北、置於控制之下,太和五年(AB481)又拔劉宋之徐州、此際魏的勢力達至江淮之間,而平城卻地處邊陲、雖為都宇之所在、但是巳不適宜做大帝國的政治中心,實另有選一通邑名城、建立新都、來符合清況之需要,便利統轄。
《洛陽》雖經過漢末董卓焚毀及西晉八王和五胡之亂、殘破巳甚、但是曹魏遺留下來的「宮殿故基」、複經司馬氏之修建、洛陽之立都條件、是遠較當時名城、如長安、鄴為優,洛陽有便利的水陸交通、孝文帝曰「今移都洛伊、欲通達四方」、
就可知孝文帝之所以選擇洛陽、乃基於國家事實環境之改變、政治情勢與草創期間迥異。
而遷洛的另一項原因、是在軍事方面‥當時魏之群臣皆主遷於鄴、像道武帝、明元帝之太史令王亮、蘇坦,孝文帝卻選擇在黃河南岸歷代名城《洛陽》、實有軍事上之考慮,魏自獻文以後、巳將劉宋勢力從北方趕出,至孝文帝太和五年(AB481
)復奪取徐州、因此魏的影響力伸向江淮之間,亦引發孝文帝『混一』天之企圖
、《洛陽》也就成為最佳指揮及調度集結之地點。
文化方面‥平城雖為北魏開國之地、但偏處邊陲、本是適宜用武之所,且自先後
扞滅群胡、統一北方、建立規模頗俱之新帝國,巳非當時環境需要、孝文帝面對
此大局面之新情勢;惟只有興文教、才足以使天下、能夠長治久安,若于平城推行漢化、則阻力必然不小,所以孝文帝須另選擇一通都名邑、至新環境、來擺脫
舊派之影響、對於【國策】之實施、較容易成功。
《洛陽》、歷代之名都、就與其它城邑之比較、如長安、鄴,皆經亂事、莫不殘破!《洛陽》雖亦在其間、然未若《洛陽》之完整,又伊洛為華夏文化發源之區域、故孝文帝選擇《洛陽》即從文化上著眼,這也是孝文帝遷洛主因之四。
綜觀孝文帝何以要遷洛? 除上述經濟、政治、軍事、文化四個原因外,還有一層
最重要之因素、那就是孝文帝本身,與後來的漢化運動、有者密不可分之關係,
鮮卑族在五胡亂華之際、文化為其他四族最低的,但也是較易吸收華夏文化的一
族、自道武帝開國、由於拓跋珪係出身太學生、故歷代君主、能濡染教化、並引用漢人,如明元帝之崔浩、太武帝之高允、盧元,又孝文帝祖母太皇太后馮氏即漢人之女、孝文帝從小深受這種環境影響、自然對漢化運動的醉心與堅定信念。
孝文帝於遷都《洛陽》的那一年、太和十八年(AB494)下詔開始進行漢化、其重要措施有下例數項。
第一、是禁胡服,太和十八年十二月、下令全改著漢人之服飾以及冠帶。
第二、 是禁胡語、太和十九年六月「詔不得以北俗之語、言於朝廷、若有違者、
免所居宮」,當此詔下後、宗室反對甚力,而孝文帝亦深知困難、曾說…「今欲斷北語、一從正音、年三十以上、習性巳久、容或不可卒革」、然孝文帝卻堅持原則、繼續推行漢人政策。
又規定南遷之宗室、大臣及鮮卑族人、死後皆令葬之於河南、不得歸葬北地。
改變度量衡、依中國古制、廢鮮卑長尺大斗,同時並廣興學校、求天下之遺書。
孝文帝為徹底實施漢化、於太和二十年(AB496)正月下詔、令鮮卑族人皆改從漢性,如拓跋為元氏、其他「諸功臣舊族」、都一律去胡姓,像賀蘭為賀氏、六孤為陸氏等共一百十八姓。
孝文帝又獎勵胡漢通婚、曾下詔、令宗室諸王得聘漢世族女、如「弟咸陽王禧聘故穎川太守李輔女、弟廣陵王羽聘滎陽郛平城女」、且以漢女為正、胡女為妾。
參 孝文帝的漢化運動對當世之影響
綜觀孝文帝的漢化運動之各項措施、可知孝文帝是想在根本上做起,來改變鮮卑人的生活方式、擺脫胡漢之因種族所產生之隔閡,提昇鮮卑人的文化水平、故孝文帝曾說「正欲鮮卑子孫、漸染美俗、聞見廣博」,又曰「如此漸習、風化可新、
若乃故俗、恐數世之後、伊洛之下、復成被髮之人」,惟惜孝文帝於遷洛的第五年崩、導致日後漢化運動巳非孝文帝最初之原意。
宗室諸王及世族承國家無事、遂以奢靡相競勝,高陽王雍養僮僕六千、妓五百,
又河間王琛亦有妓女三百人、此由漢化運動、引起之過份偏差反像、豈孝文帝願見之。
可是孝文帝在整個漢化運動過程中、卻忽略了整體性的融合,造成南遷與留守北方鮮卑人之間有所嫌隙,魏自建國之初、為防備柔然之侵擾、沿邊置禦夷、懷朔
、武川、撫冥、柔玄、懷荒、六鎮、道武以後又設沃野鎮,在未都洛之前、鎮將多由宗室親貴充任、且是世襲,並可與朝臣互調。
至孝文帝遷都《洛陽》與實施漢化政策後、此種情勢亦為一變,隨孝文帝南徙之
鮮卑人、在濡染漢化之際、也養成奢靡浮華之風,又孝文帝特重門品、而戌守六鎮之鎮將地位一落千丈、不再與朝官互調,由於孝文帝的漢化運動對六鎮之影響較少、故尚保持者鮮卑舊俗、因之被一些深受漢化且自謂清流之士的鮮卑人所輕視,邊區生活和首邑《洛陽》有極大偏差異、京師豪族貴戚則「擅山海之富、居山林之饒、爭修園宅、互相誇競」,六鎮則貧瘠、生活困難,綜合上述諸原委、
卻導致六鎮叛亂及北魏分裂東西二國,這當然非孝文帝身前能想像得到。
肆 孝文帝漢化對以後之歷史所產生的影響
北魏孝文帝的遷都《洛陽》與漢化運動、對後世之歷史發展、有極其偉大之貢獻
,可分為兩個方面、來加以敘述之,那就是文化上的融合和民族上的融合。
文化上的融合‥孝文帝之所以實行漢化、仍要使原本質樸勇悍之鮮卑人、能濡染
華風、改變舊有之蠻俗、從而讓初無文化的鮮卑族與文化優越之漢族、容合為一,
這對以後的歷史發展、產生極其重大深遠之影響、即胡漢之間文化差異漸趨消弭于無形,雖然孝文帝崩后、引起六鎮之亂、北魏分裂東西二國、但卻不可否認、
孝文帝之漢化運動是造成文化之再興、及隋唐盛世之出現的主因。
民族上的融合‥在中國歷史上有者民族融合例子、五胡亂華是其一也,且每一次民族上的融合、即為另一個盛世的展開。
孝文帝的胡漢合一思想、在當時磪實做到安定社會與消弭種族之間的畛域、也使得五胡亂華之後、所造成民族之界限、頓然無存,原來質樸勇悍之胡人(鮮卑人)
、亦濡染教化、頗識禮文,而漢人也感受胡人飲勇猛慓悍之風。
因此不僅使得諸夏文化於此民族文化交流中、獲收新的質素、亦讓各民族(胡漢)之間、藉助這埸偉大的的運動、互蒙其利、增添新的養份,在促進民族之融合上、
北魏孝文帝之貢獻、是不可磨滅的。
結 論
雖然北魏孝文帝之所以要遷都《洛陽》與實行漢化政策的根本原因、是企求「混一」天下、和謀取鮮卑人所建立的王朝、能長治久安,卻對當世及後來之歷史有者極其深遠之影響、這在世界史上亦係值得大書而特書的,同時也證明了一個歷史上之通則、就是一個文化水準低之民族、即使最初能以武力征服一個文化水準高的民族、然終究還是會被這個文化水準高的民族所溶化而消失無縱,我們徵諸中外史乘、是顥例不絕,像五胡、蒙古之元、女真之清入中國、則中國之,西方馬其頓亞歷山大大帝之入希臘、則希臘之,北魏孝文帝只不過提早預見了此必然會發生之結果、惜其命短、使漢化運動衍出差異質變,可是並無減損於孝文帝在促進胡漢民族融合、所做之努力及歷史定位。

註‥未經本人之同意許可、不得擅自轉貼、重製,否則本人將依著作權法第二十二條及其它相關之法律、追究到底。



相關文章:



參與討論

姓 名:
E-Mail :

主 題:

討論文字:


[ 相關文章 ] [ 參與討論 ] [ 史學論壇文章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