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想和禹昕討論一下思考的訓練與態度的訓練


[ 相關文章 ] [ 參與討論 ] [ 下一篇 ] [ 上一篇 ] [ 史學論壇文章目錄 ]

Posted by 禹盺 on July 20, 1998 at 10:39:24:

In Reply to: 想和禹昕討論一下思考的訓練與態度的訓練 posted by 水禾田 on July 20, 1998 at 04:17:30:

: 在你回答學史的作用為何時
: 你說是思考的訓練 態度的訓練
: 事實上 如果仔細想想 ,
: 在生活上的任何片段都可以隨時隨地的活絡思考 不是嗎?
仔細想想,這些刺激我們思考的生活片段都是些什麼題材? 是關乎私己的多?還是公眾? 是單一的?還是多元? 再仔細想想,這類思考有我們詮釋歷史時來的系統、嚴謹、宏觀甚至深刻?
關於「思考的訓練、態度的訓練」這十字,我想當初回答學史為何時表達得過於簡單。 現在利用機會略為詳述我的經歷與看法。 老實說,「思考的訓練、態度的訓練」這十字總是令我處於疼痛的狀態下。 進入史學系就讀前,我一向對自己的思考能力自負,認為自己能在台灣僵化的教育體制下保有這樣的思考能力是十分難得的。 但是在學史詮釋歷史的過程中,未曾間段的挫折卻令我不得不正視自己思考不夠獨立的糗境與治學不夠嚴謹的問題。 不可否認,這真是一個天大的打擊。 當然,基本上這些學習問題多多少少與先天個性、後天學養有關。 因為疼痛,我一度想棄史從商。 因為疼痛,我開始正式思考學史究竟為何與歷史價值在哪裡的問題。 旁置像「鑑往知來」、「歷史的教訓」這樣的說辭,從自己的個性優缺、當初選擇讀史的動機與目的,到這些日子來自己究竟因為歷史而學到了什麼,思考對這樣的一個我學史究竟為何呢! 如此種種構成當下認為學史乃「思考的訓練、態度的訓練」的愚見。 我曾表示自己並無在史學上成一家言的能力與大志,不過卻深信今日在學史過程中所受的訓練─思考獨立、求是嚴謹的態度,在明日自己所選的生活、職業上將是披荊斬棘的一利器。
: 如果只局限在人文學科
: 是不是就失去了學習的意義呢?
對我而言,學習的基本意義在於補不足。 補不足後方能討論其他。 至於如何學習則因人而異。 畢竟孔子曾說因材施教嘛! 在上一段中,曾提及自己在學史過程裡所遇到的困難和瓶頸與本身先後天的不足有關,但透過在史學系的訓練,這些不足之處多少得以彌補。 當然,這並不表示只有歷史這門學科才能補我不足。 真正的重點在於因為我喜歡歷史、在詮釋歷史上用了心,因此面對學習的困難與瓶頸時有力求克服、再進一步的欲望,於是在學史的陣痛過程中先發現了自己的缺點,後找到了「思考的訓練、態度的訓練」這十個字。
關於“只局限在人文學科,是不是就失去了學習的意義?”我認為無須憂心。首先,台灣的基礎教育以訓練通才為目標。高二分組前,現在讀人文學科的我們已經被迫學習艱深的數學物理化學生物了。即使學的不好,也具備了不少常識。再者,一個講求分工的社會需要的是專才而非全才。此外,我想在台灣這個既不乏專才又努力製造全才的社會裡,我們所需要的只怕是比升學教育實在的生活教育吧!
: 歷史實在是一件值得深思的事,這我同意
: 那麼其他事情呢?
這個世界上除了歷史外當然還有許多值得深思之事,例如宗教信仰、種族主意、經貿戰爭等。如果你認為這些都太嚴肅了,或者與我們這些平凡小民沒多大牽扯,那也有不少輕鬆的生活題材,像第一個一百萬、愛情與麵包,甚至女人與香水的關係。 不過,我認為深思可以,但必須適可而止,因為行動更重要! 行動以思考為基礎,但是無法化為行動或益於心靈健康的深思對我這樣的市井小民而言,有些時後真是一種浪費啊!



相關文章:



參與討論

姓 名:
E-Mail :

主 題:

討論文字:


[ 相關文章 ] [ 參與討論 ] [ 史學論壇文章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