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憶熊十力先生---梁漱溟


[ 相關文章 ] [ 參與討論 ] [ 下一篇 ] [ 上一篇 ] [ 史學論壇文章目錄 ]

Posted by 易之 on February 02, 1998 at 17:02:42:

From nicebadguy@hotmail.com Sun Feb 01 05:14:58 1998
Newsgroups: alt.chinese.text
Subject: 憶熊十力先生---梁漱溟
From: nicebadguy
Date: Sat, 31 Jan 1998 15:14:58 -0600

發信人: Zou_Lingxiu@bbs.ustc.edu.cn (鐘靈毓秀), 信區: book
標 題: 憶熊十力先生---梁漱溟
發信站: 中國科大BBS站 (Mon Jul 14 23:31:26 1997)
轉信站: sjtubbs!sjtunews!ustcnews!ustcbbs

憶熊十力先生
-------梁漱溟

一九一九年我任北京大學講席時,忽接得熊先生從天津南開中
學寄 來一明信片,略云:你在《東方雜志》上發表的《究元
決疑論》一文,我見到了其中罵我的話卻不錯﹔希望有機會晤
面仔細談談。不久,各學校放暑假,先生到京,借居廣濟寺內
,遂得把握快談──此便是彼此結交端始。事情的緣起,是民
國初年梁任公先生主編的《庸言》雜志某期,刊出熊先生寫的
札記內有指斥佛家的話。他說佛家談空,使人流蕩失守,而我
在《究元決疑論》中則評議古今中外諸子百家,獨推崇佛法,
而指名說:此土凡夫熊升恆……愚昧無知云云。
因此,見面交談,一入手便是討論佛氏之教,其結果便是我
勸他研究佛學,而得他同意首肯。不多日,熊先生即出京回德安
去了。
一九二0中(民國九年)暑期我訪問南京支那內學院,向歐陽
竟無大師求教,同時即介紹熊先生入院求學,熊先生的佛學研究
由此開端。他便是從江西德安到南京的。附帶說,此次或翌年,
我還先后介紹了王恩洋、朱謙之兩人求學內院。朱未久留即去﹔
王則留下深造,大有成就,后此曾名揚海外南洋云。
我入北大開講印度哲學始于一九一七年,后來增講佛家唯識
之學,寫出《唯識述義》第一第二兩小冊。因顧慮自已有無知妄談
之處,未敢續出第三冊。夙仰內學院擅講法相唯識之學,征得蔡
校長同意,我特赴內學院要延聘一位講師北來。初意在聘請呂秋
逸(徵,水旁)君,惜歐陽先生以呂為他最得力助手而不肯放。此
時熊先生住內學院約計首尾有三年(一九二0──一九二二年),
度必飫聞此學,我遂改計邀熊先生來北大主講唯識。
豈知我設想者完全錯了!錯在我對熊先生缺乏認識。我自己
小心謹慎,唯恐講錯了古人學問,乃去聘請內行專家﹔不料想熊
醫生是才氣橫溢的豪杰,雖從學于內學院而思想卻不因襲之。一
到北大講課就標出《新唯識論》來,不守故常,恰恰大反乎我的本
意。事情到此地步,我束手無計。好在蔡校長從來是兼容并包
的,亦就相安下去。
熊先生此時與南京支那內學院通訊中,竟然揭陳他的新論,
立刻遭到駁斥。彼此論辯往復頗久,這里不加敘述。我自審無真
知灼見,從來不敢贊一詞。
計從一九二二年熊先生北來后,與從游于我的黃艮庸王平叔
等多人,朝夕同處者歷有多年。一九二四年夏我辭北大,應邀去
山東曹州講學,先生亦辭北大同往﹔翌年我偕諸友回京,先生也
是同回的。居處每有轉移,先生與我等均相從不離,其事例不必
悉數。然而蹤跡上四十年間雖少有別離,但由于先生與我彼此性
格不同,雖同一傾心東方古人之學,而在治學談學上卻難契合無
間。先生著作甚富,每出一書我必先睹。我讀之,曾深深嘆服,
摘錄為《熊著選粹》一冊以示后學。但讀后,心有不謂然者復甚
多,感受殊不同。于是寫出《讀熊著各書書后》一文甚長,縷縷陳
其所見!
如我所見,熊先生精力壯盛時,不少傳世之作。比及暮年則
意氣自雄,時有差錯,藐視一切,不惜詆斥昔賢。例如《體用論》、
《明心篇》、《乾坤演》,即其著筆行文的拖拉冗復,不即征見出思
想意識的混亂支離乎。吾在《書后》一文中,分別的或致其誠服崇
敬,又或指摘之,而慨嘆其荒唐,要皆忠于學朮也。學朮天下公
器,忠于學朮即吾所以忠于先生。吾不敢有負于四十年交誼也。
一九八三年四月二十三日于北京

(Toy OCR自1987年第9期《讀書》)
(原文由TOY(玩具鳥)輸入)

--
※ 來源: 中國科大BBS站 [Goodbooks.board@bbs.ustc.edu.cn]




相關文章:



參與討論

姓 名:
E-Mail :

主 題:

討論文字:


[ 相關文章 ] [ 參與討論 ] [ 史學論壇文章目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