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2016 New History
115 臺北市南港郵政1-44號信箱
02-2782-9555 # 226

以杭州《經世報》(1897-1898)為個案再論維新報刊史

徐佳貴

復旦大學歷史學系博士班研究生

 

過去探討清末維新時期士人辦報的研究,多以《時務報》為代表,本文考察杭州《經世報》,藉以檢視此類代表與其他報刊的具體歷史聯繫,以及媒介變遷與近代思想史的關聯。在發行運營方面,其時士林報刊普遍依賴官場、捐款等非市場性要素,然報刊數量不免供過於求,導致以《時務報》為核心的售報網路繼續獨大,使得位處《時務報》影響範圍的《經世報》,難以緩解自身的生存壓力。就體例與內容環節觀之,《經世報》較《時務報》更著力於維繫中土經世傳統對於外來知識資源的包容性。且在報館對應的學會中,其經世訴求與浙省的地域性學術傳統尚有結合。然而,因讀者對新媒介新舊夾雜的成見使編撰方更為頻繁地受到考驗,這種對傳統的強調受到了更大的非議。概言之,《經世報》弔詭地展示了趨向「傳統」的、使維新報務延續既有之經世意識的探索路徑;然而,當時報務「準市場化」的特徵,更有利於早先的標杆鞏固其地位,而另起爐灶、進而扭轉時風的企願,與以書籍為主的時代相較,變得更難實現。各方博奕的後果,更多的是報刊對士林的改造,而非相反。相應地,報刊所促成的經世思想推至空前的廣度深度,卻又使經世對於時代思潮的統攝力發生問題,進而開始為愈趨明晰的新舊之分野所衝擊,乃至取代。

 

 

關鍵詞:維新、經世、士人、《經世報》、媒介變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