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2012 New History
115 臺北市南港郵政1-44號信箱
02-2782-9555 # 226

吾道——
三教背景下的金代儒學

邱軼皓

上海復旦大學歷史系博士生

 

金元之際北部中國的儒學的復興,是金代後期士人群體思想自覺的產物。它要早於趙復之北行,也並非是受到南宋理學知識衝擊的直接結果。相反,它恰恰代表金代儒學士人在新道教、佛教的不斷擠壓下,謀求重新振作的努力。與以往的學者多強調南宋理學對金代士人的影響不同,本文試圖從金代士人思想發展的內在理路上加以考察。首先,由於北宋後期文化的遺存,金代士人在使用「道」、「道學」等詞彙時,不是指宋代興起的新儒家學說,而是指道教。並且由於代表宋代正統儒學思想菁英士人及其家族大多避兵南下,在金代統治下的北部中國,「新道教」異軍突起,在社會中具有莫大影響,其鋒芒甚至壓倒了儒、釋二家。因此金代士人轉而與佛教合作,力圖與之抗衡,進而謀取自身發展。所以他們不得不對南宋理學家嚴格排斥佛老的言說有所抵制,認為這將「自翦羽翼」。而當南宋「道學」之名傳入北方之初,也曾受到郝經的批評。最終,在金朝統治行將滅亡之前,北方的士人漸漸地建立起了以儒家學說為本的文化認同。「吾道」就是他們用來稱呼自身學術,並藉以與南宋理學相區別的一個術語。而從金代士人倡談「吾道」、「心學」,直到接受南宋傳來的「道學」之名的變化,可以看出金與南宋文化由對峙趨向認同的過程,絕非一帆風順,而是經歷了種種曲折的結果。

 

 

關鍵詞:道學 吾道 心學 金代文化 新道教 李純甫 郝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