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2012 New History
115 臺北市南港郵政1-44號信箱
02-2782-9555 # 226

清末北臺灣漁村社會的搶船習慣——
以《淡新檔案》為中心的討論

林玉茹

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

 

本文主要以《淡新檔案》為素材,以清末發生於北臺灣的三件中國帆船搶船事件為例,從搶船者、被搶者、地方衙門以及地方頭人等四個行動者的行動和策略,來說明沿海聚落搶船習慣的緣起及其持續存在的理由。
搶船是臺灣某些漁村「沒有犯罪感」的集體行動。漁村的生計型態或許是型塑村民集體搶船的結構性因素,也是他們主張遭難物財產所有的緣起。由於其生業模式需要依賴大量人力和共同出資,使村落的凝聚力甚高,而集體地搶船、逃避官差追捕,甚至從官差手中搶回被拘押的村民。

搶船習慣的持續存在和風行,則與原告遭遇、衙門的地方治理策略以及追贓成效有關。由於客商呈控比在地郊商費時且效果不彰,導致他們往往不報案,而助長搶船風氣。其次,清末北臺灣的地方衙門因默認習慣與法律的對抗、考量控制成本和社會治安的實際地方治理需要,以及無力緝拿首犯歸案,乃採從輕完結來裁斷。從輕完結和無力緝捕首犯,無疑更催化沿海聚落搶船習慣的盛行。再者,官方的審理邏輯以追贓為原則,調解和追贓則透過地方頭人和業戶來進行。然而,追贓成效有限,又常轉嫁頭人墊賠,顯現即使透過地域社會權力的運作也無法有效追緝搶犯,取回贓物,而杜絕沿海聚落的搶船習慣。

 

 

 

關鍵詞:搶船 習慣 地方治理 生計型態 漁村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