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2012 New History
115 臺北市南港郵政1-44號信箱
02-2782-9555 # 226

暴力與文化
──二或三個世界中的流血事件

Pieter Spierenburg

 荷蘭鹿特丹伊拉斯莫斯大學(Erasmus University)歷史系教授

 

本文旨在檢討歐洲與美國人際間暴力的歷史證據,並略論及亞洲。討論此課題時,連繫著國家機構對暴力的獨占程度,以及強調武勇與強悍的男性榮譽規範的普及情形。中古歐洲的國家結構尚不穩定,世代血仇相當普遍,凶殺率亦高。自十六世紀始,凶殺率持續下降,正與強大穩定的國家興起同時。男性榮譽概念漸趨精神化、道德化,取代以暴力捍衛個人榮譽,導致了十八世紀後凶殺率更為下降。決鬥是舊有榮譽觀念的最後堡壘,直到一次大戰後才消失。從此,歐洲社會已算是相當和平。在美國,這種暴力長期下降的現象並不顯著。雖然二十世紀的暴力已比十九世紀減少,直到今天美國的凶殺率仍較歐洲國家高出許多。傳統粗獷的榮譽規範仍有很大的影響力,它先在南北戰爭前的南方白人社群中生根,又為南方黑人與新移民所接受。本文假設美國的高凶殺率與源自美國革命的自立文化有關,民主成為自我防衛權利的概念。亞洲的局部數據指出,擁有穩定國家結構的國家也擁有相對較低的凶殺率,以及不再強調以暴力自衛的男性榮譽概念。最後本文指出,討論長期發展軌跡之時,世界各個區域都可以作為有意義的分析單位,「世界文明」並非停留在想像層次。

 

 

關鍵詞:暴力 凶殺案 榮譽 國家形成過程 世界性比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