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2012 New History
115 臺北市南港郵政1-44號信箱
02-2782-9555 # 226

桃花扇底送南朝
──斷裂的逸樂

李孝悌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

 

在明末的中國城市中,南京具有一種特別的氣質。它雖然不像北京那樣,具有強烈的政治色彩,但由於太祖曾建都於此,而在成祖遷都北京後,南京仍保留了部分中央政府的建置,所以政治性格並未完全抹煞。在明末激烈的黨社鬥爭中,這種政治性格特別得到彰顯,為南方的士大夫提供了重要的政治舞臺。另一方面,南京又充分反映了十六世紀初葉以後商品經濟的發展,提供了繁庶的物質享受和世俗逸樂。秦淮的妓院,更成為南京逸樂生活的重要源頭。太學、貢院和妓院同處一地,製造了更多名士風流的軼事,也讓秦淮河成為最廣受士大夫記敘的欲望的象徵。金陵因此承載了最多甜美、放蕩的記憶,成為一個逸樂之都。
在明末南京,激烈的政治活動和放蕩的逸樂生涯,在很多士大夫的生命歷程中因緣際會地綰合在一處。舊院與秦淮的歡樂轉頭成空,個人和南京的頹廢,卻因為朝代的興亡,意外地得到道德的救贖,而顯得格外的沉痛、悲涼。在這篇文章中,我主要是藉由余懷的《板橋雜記》和孔尚任的《桃花扇》,來重新捕捉一個十七世紀的中國城市的歡愉、逸樂,以及隨著朝代崩解而引發的強烈追悔之情和斷裂感。《桃花扇》不僅提供了一個宏大完整的政治史敘事,和《板橋雜記》合而觀之,也同時記敘了一個朝代、一座城市、一條河流及浮沈其中的人物的歷史。

 

 

關鍵詞:桃花扇 板橋雜記 明末南京 秦淮 逸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