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2012 New History
115 臺北市南港郵政1-44號信箱
02-2782-9555 # 226

帝國秩序與族群想像
──帝制中國初期的華夏意識

王健文

國立成功大學歷史系教授

 

當統一帝國在封建城邦崩解的廢墟上巍然矗立時,「城邦」之間的界線消失,貴族政治讓位於官僚體制,編戶齊民取代了封建氏族成為新的社會基本單位,從「封建」到「郡縣」,形成了「六王畢、四海一」的歷史新地景。由於新的帝國秩序,打破了先秦諸國之間的界線,人才的流動固然在戰國時就無國界之別,商賈、游士、客卿,游走各國之間,華夏世界在某個意義上,早已成為一體。然而,秦漢帝國相繼百年對「一致化」的追求和努力,新的帝國,造就的是內涵有別於先秦的「新」「華夏世界」。
以景武之際的蜀郡守文翁為例,文翁本身為「舒人」,其先祖於先秦時尚在蠻夷之列,而今卻擔負著袪除蜀地蠻夷之風,「誘進」為華夏的任務。而他的做法是選取諸生,受業京師,返鄉任職,藉著這些文化改造過的地方精英,回到家鄉來「移風易俗」。這樣的流動,正是帝制中國以後新「華夏」世界形成的主要程序。藉著一套主要成型於武帝之後的文官體制,形成安德生(Bennedict Anderson)所謂的「被束縛的朝聖之旅」,一個「想像」的「華夏」族群共同體乃有了別於先秦「諸夏」世界的新面貌。
另一方面,族群認同有時將「他者」變成了「自我」的一部份;有時則藉著不能「歸化」的他者,來劃定自身的邊界。司馬遷筆下的四裔列傳,傳述的便是那些不可「歸化」的「他者」。宣帝時的一次廷議,討論的是當時天下秩序的界定。宣帝採蕭望之議,保留政教所不及的「戎狄荒服」的空間,同時再次確定「中國」為天下秩序的核心位階。不能「歸化」的「他者」,也許確有其無從「歸化」的現實緣由,但同時也是「華夏」族群確立其在天下秩序中優勢地位的必要對照組。
帝國內部有限制的自由流動和外部不可歸化之「他者」的天下秩序,共同造就了新的華夏族群想像。這兩個觀察角度,乃本文主要取徑。

 

關鍵詞:華夏 族群想像 帝國秩序 服制 天下秩序 華夏之眼 夷夏之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