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2012 New History
115 臺北市南港郵政1-44號信箱
02-2782-9555 # 226

中國醫學史研究的新視野

李建民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副研究員

 

這是一篇研究提綱,涉及禁方書、依托與正典幾個核心概念群。時間雖然限定在公元三世紀左右為分期,但卻企圖追溯中國古典醫學知識原型的形成及其演變。
古代醫學透過秘密受書儀式傳授知識,在此書籍具有建立師徒關係、區別我羣與他羣的功能。受書儀式大概式微於漢魏之間,早先典籍、師資、經驗不可分割的知識特質,從此有所分化。道教醫學可說是「明師」類型的知識形態,門閥醫學則以血緣相傳、祖方經驗為標示。而魏晉醫家整理舊有醫經重新劃定「醫學」的邊界、並塑造醫學知識的正統。也就是這段期間醫學文本經歷公開化、世俗化的過程。謝觀(1880-1950)曾說中國醫學有「儒學比例」的特質,從對典籍的態度來看,醫家的確漸向儒家靠攏、而與道家(或道教)日遠。
古代醫書的神聖性源自於依托。依托可說醫家自身的歷史知識,它既用以追溯其技術的世系,同時,也用來形塑學術的傳統。聖人對話的依托體例,從《內經》到《難經》有著格式化、公式化的傾向。與此關係密切的是學習醫書中誦讀、抄書的歷史研究,這些課題唯有進一步與思想史、文化史結合方能突破現有醫學史成就。
我也指出中國「正典」醫學發展的二條線索:一是以《內經》系為主流、根據同一批文本不斷重編的歷史,另一是注解這些醫經的傳統的形成。而醫學「正典」歷來如何維繫與變遷無疑需要更為堅實深入的研究,相關的課題也需要我的同行共同努力。

 

關鍵詞:禁方書 依托 正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