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2012 New History
115 臺北市南港郵政1-44號信箱
02-2782-9555 # 226

校史敘事觀點的再思考

王健文

國立成功大學歷史學系教授

 

傳統的校史書寫,總是不脫「學校規模與架構的發展」、「典章制度的沿革」、「人事的滄桑與變遷」、「教師或學生的憶往與思來」、「校地的變化與遷徙」等課題,只是互有輕重、詳略不一罷了。晚近的若干校史或紀念特刊,開始呈現出新風貌,校園中的「小人物」、校園設計的理念形成與實踐的過程、草木蟲魚……等,都被納入校史書寫範疇中,在傳統校史範疇之外,豐富了學校歷史的內涵。
校史書寫結構的確立,表明了每個敘事者對學校歷史的認識方式。學校的歷史應該以學校為主體,「不多也不少」。不能因為政治權力、族群認同、意識型態或其他任何外在於「學校自身」的理由而腰斬或虛增。
但是,「學校自身」又該如何定位呢?本文中我以「舞臺劇」譬喻成大的歷史。「舞臺」本身是地理空間;舞臺上的「搭景」是生態環境;舞臺上的「陳設」是建築;舞臺上的「演員」,包括主角、配角與龍套,進進出出,都是劇中的成員。簡單地說,我以為一部校史的敘事,「理論上」應包括完整的舞臺劇,因此,像成大這樣幾經滄桑的大學,學校的歷史,不只是「大學自身」的歷史而已。我會這麼想的理由其實很簡單,就是「成大不能獨佔它『今天』所擁有版圖的歷史記憶。」
學院中的歷史學者,應該把學校的歷史當作駐在的「田野」,而一個偉大的歷史學者,「必須」能書寫自我當下的歷史。

 

關鍵詞:校史 敘事觀點 成功大學 記憶 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