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2012 New History
115 臺北市南港郵政1-44號信箱
02-2782-9555 # 226

新史學之路──
兼論臺灣五十年來的史學發展

杜正勝

中央研究院院士、國立故宮博物院院長

 

臺灣五十年來史學的變革,有它的內在理路,也與外緣的政治社會情勢的變化密切相關。當前臺灣走向的歧異,在史學上顯露無遺。不過臺灣有些歷史學者努力在探尋史學的出路,似乎可以當作人類探尋自我和調適文化的一個樣本。
臺灣史學的第一代二次大戰後來自中國,傅斯年強調自然科學的研究方法,沈剛伯認為史學研究不應與社會脫節。一九六○至七○年代引進社會科學方法,昌盛社會經濟史的研究,社會思想則代表當時的自由主義。
八○年代中期以後,臺灣史學界出現一波新的風氣,逐漸形成以社會經濟為基礎的文化史。這是一群青壯輩的歷史家,在一九九○年創辦「新史學」,正值共產世界解體,臺灣解嚴未久之時。他們提出對新時代的看法,也為自己的專業尋找新定位。除繼承新材料、新工具的傳統,還要嘗試新領域、新課題。這是內在理路。
然而九○年代的臺灣不但完成民主化,也在尋求自我的認定,這對史學的衝擊遠比過去任何史學思潮或方法更深刻,五十年來臺灣以中國史為中心的史學教育與研究不得不檢討。臺灣史學何處去?臺灣史家當如何安身立命,變得相當分歧,甚至成為敏感的政治問題。也許下一波的新史學運動將不再是史家技藝的探索,而是史家心態的解放──如何突破長久以來以中國史為主體的習慣與束縛,重新建構世界性的歷史視野,為長年永續的實証研究開闢一條新路。

 

關鍵詞:新史學 傅斯年 沈剛伯 史學方法 後現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