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2012 New History
115 臺北市南港郵政1-44號信箱
02-2782-9555 # 226

身體與花紋——
唐宋時期的文身風尚初探

陳元朋

國立台灣大學歷史學研究所博士候選人

 

考量史料的限制,本文嘗試跳脫淵源的考證,改從行為的本體入手,探討傳統中國社會的文身風尚。事實上,儘管大環境與主流階層的態度皆屬負面,但這種在體表雕鏤紋樣的舉措,卻始終存在於唐代以降的時段裡。本文認為,此中的關鍵,或者與文身者所稟持的身體意識有關。文身雖然從來不曾成為漢人社會的普遍風習,但它仍然是少數特定人群反映心聲的行為格套。誠如文獻顯示,軍人與遊手,便常將文身當作是表述一己心曲的管道。對他們而言,身體就是彰顯個人特質的工具,而那雕鏤在體表的紋樣,則無寧是這種自我認知的具象。行為不會無端而生。因此,文身的動因,也是值得加以討論的課題。本文認為,文身行為最常出現在面臨極端處境,而有迫切表態需求的人們身上。當然,所謂的「極端處境」也是因人而異的。例如,當頭的國難,常是軍人們的文身動因;但對於游走法網邊緣的人群而言,他們的肌膚紋刺,卻往往是源自於對社會常態秩序的反抗。換言之,倘若撇開行為的良否不論,「身體」與「花紋」的連繫,其實也可說是傳統社會部份人群擷抗環境壓力的方式。
文身的疼痛不獨可觀,亦且持續。就感官的角度而言,這種行為原本就帶有身體意識層面的附加價值。本文認為,由於決定接受紋刺的人們,必須以極大的耐力來取得膚表的雕刺。因此,傳統社會裡的文身行為,或許還具備著見證個人卓絕意志力的「儀式性」作用。

 

關鍵詞:唐  宋  風尚  文身  刺青  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