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書•江充傳》「桐木人」小考

 

 

李建民(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台灣台北,11529

 

關於針灸術的起源至今仍在謎團之中。山田慶兒推測,這種技術最早應該與燒艾的咒術療法有關。所謂脈即是疫鬼或疾病的通路1。河北易縣燕下都出土的醫療陶砭,出現巫者操龍的形像2。此外,漢初陽慶傳授淳于意的醫書有《石神》一種,砭石有神能破人體表的癰腫j。這些資料都顯示巫、醫之間藕斷絲連的關係。
《漢書•江充傳》掘蠱一事也可証明巫蠱與醫事有涉。江充是趙國邯鄲人,其妹善歌舞鼓琴。他與李夫人出身相似,大概都屬於邯鄲倡優之流。漢武帝征和年間,「是時,上春秋高,疑左右皆為蠱祝詛,有興亡,莫敢訟其冤者。(江)充既知上意,因言宮中有蠱氣,先治後宮希幸夫人,以次及皇后,遂掘蠱於太子宮,得桐木人。太子懼,不能自明,收充,自臨斬之。」江充利用武帝畏惡巫蠱的弱點,嫁禍於衛皇后和戾太子劉據3。
所謂為蠱祝詛與「桐木人」有關。顏師古云:「《三輔舊事》云(江)充使胡巫作而薶之。」又,《三輔舊事》云:

作者簡介:

李建民(1962~),台灣省屏東縣人,台灣大學歷史學博士,中央研究院

歷史語言研究所副研究員,從事中國醫學史與社會史之研究。

丹波元簡云:《石神》者,「蓋謂砭石之神法」。見丹波元簡,《扁鵲倉公傳彙考》(

存誠藥室藏本),卷下,3。

江充為桐人,長尺,以針刺其腹,埋太子宮中。充曉醫術,因言其事4。

巫蠱術包括製桐人以針刺其腹,咒詛並埋之。上文所說「充曉醫術,因言其事」是何意

?這裡的「事」應指江充製銅人針刺其腹。但又與醫術之間有何關連?

按針刺胸腹是為禁忌。《素問•診要經終論》云:「凡刺胸腹者,必避五藏。中心者環

死,中脾者五日死,中腎者七日死,中肺者五日死,中鬲者,皆為傷中,其病雖癒,不

過一歲必死。」5換言之,針刺桐人之腹是欲致武帝於必死之地6。

巫蠱法術漢代多見。《論衡•亂龍篇》:「李子長為政,欲知囚情,以梧桐為人,象囚

之形,鑿地為m,以盧為槨,臥木囚其中。囚罪正,則木囚不動;囚冤侵奪,木囚動出

。不知囚之精神著木人乎?將精神之氣動木囚也?」7囚犯與梧桐囚人相互感通。又,《

後漢書•齊武王傳》載,齊武王伯升「王莽素聞其名,大震懼,購伯升邑五萬戶,黃金

十萬斤,位上公。使長安中官署及天下鄉亭皆畫伯升像於塾,旦起射之。」此例乃畫人

像而後射殺,與刻木人針刺同科。另,《南史•張邵傳》云:

秋夫……嘗夜有鬼呻聲,甚悽愴,秋夫問何須?答言:「姓某,家在東陽,患腰痛,死

雖為鬼,痛猶難忍,請療之。」秋夫曰:「云何厝法?」鬼請為芻人,按孔穴鍼之,秋

夫如言,為灸四處,又鍼肩井三處,設祭埋之。明日見一人謝恩,忽然不見,當世服其

通靈8。

徐秋夫針刺芻人設祭埋之方術,其原理大概同於巫蠱吧。與前江充案相較,江充通曉醫

術,故以醫說解巫蠱刺腹之理;而徐秋夫為醫治鬼,所施之術近於巫蠱方術。再者可以

確定的是,芻人可畫孔穴或經脈。漢代稱之為桐人或偶人。

漢代墓葬明器多以梧桐木為像9。《鹽鐵論•散不足》:「桐馬偶人彌祭,物不備」;又

云:「匹夫無貌領,桐人衣紈綈。」《潛夫論•浮侈》亦有「偶人車馬」的記載10。按

《說文》:「偶,桐人也。」高誘以為偶即相人,偶類於人之像貌11。故《論衡•薄葬

》云「作偶人以待尸柩」(【7】,958頁)。四川綿陽永興二號西漢墓出土人體經脈文

物,發掘者命名為「漆雕」12,並無典籍依據。按漢制此文物應即偶人、桐人之屬,或

可稱之為經脈偶人模型吧

 


參考文獻:

1山田慶兒•古代東亞哲學與科技文化•瀋陽:遼寧教育出版社,1996,260-261。

2史樹青•古代科技事物四考•文物,1962,(3):47-48。

3方詩銘•西漢武帝晚期「 巫蠱之禍」及其前後•上海博物館集刊,1987,(4):357-

369

4宋•李昉•太平御覽•台北:台灣商務印書館景印,1975,3835。

5牛兵占等•中醫經典通釋:黃帝內經•石家莊:河北科學技術出版社,1994,271。

6馬繼興•針灸銅人與銅人穴法•北京:中國中醫藥出版社,1993,5。

7黃暉•論衡校釋•台北:台灣商務印書館,1983,694-695。

8陳欽銘•廿四史醫者病案今釋•台北:啟業書局,1976,156。

9陳直•漢書新証•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1979,281-82。

10王利器•鹽鐵論校注•北京:中華書局,1992,353,390。

11俞正燮•癸巳存稿•台北:台灣商務印書館,1965,85-86,偶桐人義。

12何志國•西漢人體經脈漆雕考•故宮文物月刊(台北),1995,(150):62-65。